首页| 收藏网站 新浪微博

欢迎进入江苏福源壶茶叶有限公司官网!

江苏福源壶热线:68789-8313908

联系我们
全国热线:6877-8313908

电话:0317-8313908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5630760458

地址:江苏鲁通物流旁

真正的男子汉是不会流眼泪的!

发表时间:2017-09-27 14:16【

 
  出差回来,张小香并没有打来电话,也并没有前来找俺。整天忙忙碌碌的,俺已经把这事儿渐渐的淡忘在了脑后,淡忘在了发根。
  真正的男子汉是不会流眼泪的!
  半年之后的某一天,俺接到了斌斌学校打来的电话,说斌斌要跳学校的教学楼,暂且被老师和同学们拦了下来,现在情绪一直很不稳定,需要家属赶快赶往学校。
  
  听完电话吓得俺魂飞魄散,双腿都软了!豆大的汗珠伴随着滚滚的泪水顺着双颊一直往下滑落。
  
  刘飞必须留下来负责公司。俺心急如焚的飞去了斌斌的学校。
  
  “斌斌啊!这些年,是姑姑做得不好!姑姑只知道拼命的给你们学费给你们生活费给你们零花钱,姑姑陪你们的不够陪你们的太少!姑姑关心你们的不够,连你考上大学,姑姑也没有顾得及来送你,都是姑姑的错,都是姑姑的不好!只要你肯听话好好的活着,姑姑给你跪下了。。。”俺搂着情绪低落的斌斌,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这些年,除了你和姑丈,还有唯一疼爱俺的舅舅,前些天被。。。谁能想得到他贪污受贿了国家上千万啊?!”斌斌相当惋惜的对俺说。
  
  “好乖乖,你舅舅他执迷不悟触犯国法,理当受到国法严惩!你是读书人,应当明白个中的道理。怎么能转不过来这个弯?怎么能去做这么糊涂的事情呢?如果你就这样走了,那么姑姑、姑丈、外公、外婆还有老师和同学,这么多深深爱着你的人,你说你都对得起谁?你吓死姑姑了!”
  
  “嗯!姑姑!俺知道错了!”
  
  “知错就改就好!知错就改就好!咱斌斌都长成大人了。再说,哭鼻子难道咱就不怕同学们笑话?”俺不停地边劝说边给斌斌擦眼泪,鼓励他勤奋学习,好好生活!
  
  本来打算是想留下来多陪陪斌斌呢!谁承想,两天没有过,又接到了恩恩学校打来的紧急电话。恩恩在校外在网吧和社会上那些混混子们打了架,被铐在了派出所。
  
  真是祸不单行啊!恩恩你个冤家,你想气死爸爸妈妈是吗?妈妈现在头懵懵的脑袋涨疼,胸口发闷!你知道吗,妈妈的苦胆都被你吓破了!
  
  恩恩的班主任、学校的副校长和俺,我们三人一起来到了派出所。恩恩已经十三四岁了,块头很大,站在那儿几乎和俺高低差不多,一脸的倔强和害羞,活脱脱的一个当年的刘飞,一个俊俊俏俏的帅小伙!只是很明显的稚气未脱。
  
  幸好问题不大,民警只是对我们大人小孩各个都狠狠的数落了一顿,算作是批评教育。待我们各自写了保证书摁了手印,办完手续带恩恩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多钟了。
  
  这一次和刘飞电话商量决定带恩恩去广东读书,一定要把这小东西带在身边才行。谁不知道,你刘飞总是在睡梦之中“恩恩,恩恩”的叫个不停!是啊,刘飞他也是和俺一样,太想儿子了!
  
  自从儿子来到了身边,看把刘飞高兴的!星期天一起逛公园看动物园自不必说,一起看电影吃饭打球更成了家常便饭。你看看他们把家里也搞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呵呵,俺还以为他们爷俩一起跪在地上是在弄啥呢?原来是在下象棋!下就下呗,几十岁的人了,自己还在乎输赢棋。看看用小纸条把儿子脸上粘的?和被儿子用小纸条把自己脸上贴的?哈哈,歪歪扭扭横七竖八,简直成了两个小丑两个丑八怪!
  
  快乐的日子总是有限的。2015年,年关将近,羊年马上就要到来。那天,俺正在给刘飞缝补睡衣。
  
  “俺说帅哥,俺看你这睡衣也甭指望再缝了,已经穿了八九年,你瞅瞅都已经烂成啥样了?大小补丁六七个,干脆丢掉算了!明天重新新买一件新的好吗?反正又不贵!”
  
  “别别别,千万别丢,千万不能丢!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内衣还补了十多个补丁呢!你以为咱是谁呀?很有钱似的?能穿就将就着再穿吧!反正穿在里面谁也看不见。”刘飞急忙走过来拦住了俺。
  
  “谁说马上就丢了?!不过,人家卖衣服的如果都遇上的是你这号人,十来年浑身上下没有添过一根线。人家西北风都没有得喝,还不都得一个一个的饿死了?呵呵!”俺讥讽刘飞。
  
  正说话间,俺接到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奇怪地电话:“喂,你就是阿玉吧?!听说你和刘飞你们两口子现在混得都很不错!还记得我吧?猜猜我是谁?!我们本来就井水不犯河水的。車走車路马走马路,各走各的道各发各的财!你们为什么偏偏要和我作对?和我过不去呢?你们是想自找苦吃,自寻绝路还是想怎么样呢?!”
  
  到底是谁呢?俺实在是想不起来了。俺和刘飞从来就没有和人结过怨,根本就没有任何冤家!可他为什么要打来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奇怪电话呢?
  
  “先生,您先消消气!俺真的是听不出来您到底是谁!也想不起来哪里敢和您作对,敢和您过不去!不过既然您有俺的电话,肯定也是有来由的。说实话,俺也真是想不明白您为什么会这么说?为什么会生这么大的气?请您先消消气把话再说明白一些好吗?”俺回那人电话说。
  
  “我就知道你们猜不出来!告诉你们吧,本人姓曹!张小香要去公安局告我的事情,可是你们两公婆的主意?可是你们两夫妻在背后撑的腰?!实话告诉你们吧,老子上面有的是人,想整死老子,没门!再说了,如果老子真的是栽了,也管叫你们全家老少活不成!你们相信不?老子明天就找人把你们全家给修理了,叫你们全家老小瘸胳膊拉腿的!不然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马王爷长着几只眼?!”
  
  听完曹总的电话,俺毛骨悚然头发懵!双腿发软魂儿都被吓飘走了。当场就血压飙升瘫软在地,晕了过去!
  
  “你敢?!”刘飞夺过电话恶狠狠的回了过去。
  
  “我怎么就不敢了?小子你等着!”曹某人也恶狠狠的说。
  
  “好吧!俺奉陪到底!”刘飞回他。
  
  “。。。。。。”
  
  俺彻底失去了知觉,他们具体又说了什么,俺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下一篇:昔日叱咤风云运筹帷幄的常总 上一篇:没有了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