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收藏网站 新浪微博

欢迎进入江苏福源壶茶叶有限公司官网!

江苏福源壶热线:68789-8313908

联系我们
全国热线:6877-8313908

电话:0317-8313908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5630760458

地址:江苏鲁通物流旁

怀揣着打工发财的美好梦想出来打工的

发表时间:2017-09-27 14:21【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号角在中华大地上嘹亮的吹响!贫穷了好几千年的九亿农民,好像终于找到了发财致富的方向。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怀着同一个梦想,大家沸腾了!纷纷丢下锄头和镰刀,挽起裤脚洗掉手上的泥巴,像潮水一样涌向城市,涌向‘北上广’,构成了一幅极为蔚为壮观的打工潮!掀起了一股又一股打工热的涛声巨浪!
  怀揣着打工发财的美好梦想出来打工的
  俺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的诱惑下离开学校,
  
  那一年,俺一十八岁。很多人都夸俺,认为俺比某某当红电影明星身材还好!还漂亮!还水灵!不去读大学当明星、当模特、当空姐,实在是亏了!俺也因为任性,因而没有听爸爸妈妈和哥哥的话,而整整后悔了这大半辈子!
  
  俺那时是刚刚高中毕业,第一次出远门来打工。走走停停的列车人满为患不堪重负!三天四夜之后才喘着粗气气喘吁吁地送俺到达目的地——杭州。
  
  杭州!最美丽的人间天堂!曾经无数次地憧憬着的地方!憧憬着能够牵着心上人的手断桥踏雪,长桥相拥,苏堤鹊桥上呢喃细语。。。能够让西湖水来见证一场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的浪漫爱情,该是人生多么美妙,多么幸福,多么美好的幸事啊!西湖,最美丽的人间仙境!俺最最向往的神奇地方!本姑娘俺来了!
  
  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游览了西湖!西湖,一湖碧水三面青山!一年四季,百花竟艳!那山光,那水色,别有一种醉人处!西湖以其湖光山色和深厚人文底蕴,吸引了历代无数文人墨客的眷顾,留下了诸多名篇、典籍和佳句!西湖岸边垂杨柳,风吹湖面百鸟声喧!波光粼粼的湖面上,闪着点点金光。远远望去,犹如亭亭玉立的少女,楚楚动人,婀娜多姿。怪不得苏老说:“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此时此刻所有的语言描述都显得是那么的累赘!那么的多余!游完西湖,俺觉得西湖真是美!美得根本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
  
  游西湖游得俺流连忘返!游完西湖,自然少不了钱塘江观潮了!诗云:"钱塘一望浪波连,顷刻狂澜横眼前;看似平常江水里,蕴藏能量可惊天"。潮头初临时,江面闪现出一条白线,伴之以隆隆的声响,潮头由远而近,飞驰而来,潮头推拥,鸣声如雷,顷刻间,潮峰耸起一面三四米高的水墙直立于江面,喷珠溅玉,势如万马奔腾,相当蔚为壮观!
  
  本姑娘俺是来打工,来挣钱的。并非是出来游山玩水,观花赏月散心的。这年头,毕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那可是万万不能的!
  
  无可奈何,还是回到现实中来吧!工业区中,必须先得找到一份工作,有口饭吃才是真的。俺一个妙龄女子,不得不毛遂自荐,荐工进了这家小小的五金冲压制品厂里做文员。
  
  说是文员,其实就是一勤杂工。洒水扫地抹桌子,包装记账跑腿儿。。。只要是能做的什么都必须得做。就这样,牢房的犯人似的,累死累活的俺从夏天熬到了冬天。
  
  记得那天下午,天特别冷。俺正缩手缩脚无精打采的坐在写字台前,无论什么事儿都懒得认真去做。这么冷的天,任谁都提不起来精神儿!这时偏巧还有一个帅哥前来荐工。哎哟妈呀!太帅了!!!刘德华?!不,高仓健?!也不,说老实话他们都弱爆了!这帅哥身材魁梧高大,“国”字脸上浓眉大眼,棱角分明!俺的小心脏当时就不自觉地加快了跳动速度,突突突的像快要蹦出来了似的,俺红晕上脸,两颊绯红。。。
  
  俺马上就从小小的失态中回过神来。迅速递过去了一份【厂规】和【招工表】,要求他阅读后,按项目逐格认认真真填写。
  
  帅哥只把【厂规】和【招工表】在眼前绕了一眼就顺手还给了俺。“我不认识字,小妹,麻烦和辛苦您一下,帮我填写一下好吗?”
  
  俺惊奇的张大了嘴巴。帅哥,你到底是耍俺呢还是逗俺呢?!你这样玩世不恭,能找到工作才怪呢!再看他涨红的双脸和诚恳的态度,倒也不像!俺越发好奇和来了兴致。
  
  “你真的没上过学吗?”俺假装不经意似的不断打量着眼前这个‘外星人’。
  
  “嗯!真的没有!”
  
  “为什么?”
  
  “因为我自幼便是一个孤儿。靠吃百家饭,穿百家衣,踩百家门要饭才长大的。”
  
  “那你姓什么,名字叫什么?”
  
  “我以前没有姓,现在姓刘,刘罗锅的刘。名字只有一个字叫飞,飞机的飞。”呵呵,电视剧看多了!那年电视剧【宰相刘罗锅】正好在热播。难道本大小姐笨得连“刘飞”两个字都不会写么?!
  
  “编故事也要编得有逻辑一点儿,帅哥!想要这份工作,你就跟俺放聪明点儿,就不要在本大小姐这里云里雾里了好不好?!你没看这鬼天气,天寒地冻的!”
  
  “没有啊!不是这样的,小妹。。。你听我解释。。。这事儿跟天气真的没有一点儿关系。。。”见俺有点儿愠怒,帅哥急了起来,说话也有点儿跟着结巴了起来。
  
  “我真的没有姓,一直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八岁那年冬天,要饭的路上,风雪交加天寒地冻,比今天冷多了!我被活活地冻死在树坑里,是一个大姐救了我!义姐姓刘,所以我也就跟着姓刘了!刘飞这个名字是义姐给我新起的。”
  
  “那你义姐现在呢?”
  
  “义姐早就去世了!”
  
  “编,编,接着继续给俺往下编。。。”
  
  “我没有编啊!小妹,这些都是真的!”帅哥泪水不断地在眼眶里打转,实在是禁不住了“哗”的一下子夺眶而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不到伤心处!看帅哥提起义姐后痛哭的那个样子,倒也真的不像是装的。俺立马动了恻隐之心。十分温柔的递过去了一团纸巾,又递过去了一杯热水。
  
  “你老家哪里?身份证呢?拿出来俺看看。”待帅哥稍稍平静下来了一些之后,俺接着问。
  
  “俺家住在河北南,河南北。说俺河南算河南,说俺河北算河北。一个要饭的,走到哪里都是家!俺没有户口,根本就没有身份证!”
  
  俺的娘啊!这说话的声音太有磁性了!真好听!一个“俺”字儿,亲切了这么多!按道理没有身份证是坚决不能招进工厂来的。不过,帅老乡,算你走运,遇到俺,你这个忙本小姐俺算是帮定了!
  
  俺冒着被炒鱿鱼的危险,帮刘飞办妥了一切入厂手续。
  
  刘飞进入工厂的第二天就出了事儿。下午刚上班几分钟,生产主管蒋大海就怒气冲冲的跑进了办公室来投诉他。幸好老板曹总可能是午觉又睡过了头还没有来!俺赶紧给蒋主管倒了杯热水,双手恭恭敬敬的递过去:“蒋大哥,您先别生气,那个刘飞到底犯了什么事儿,您消消气儿慢慢同俺说。他是俺亲姑家表哥,刚从老家来,以前从来就没有出过远门,不像您们见过大世面!他瞎长这么大个个儿,也太不懂事儿了!蒋大哥,俺表哥哪儿有冲撞着您的地方,您不要留情面,尽管狠狠的批评教育就是了!”
  
  “阿玉啊,不是大哥说你,你瞅你都带进来的什么人儿啊?!连一页【作业指导书】自己都看不懂!你叫我咋个子管理嘛?!”蒋主管的火气明显降下来了一大半,口气也缓和了许多。
  
  “是这样的蒋大哥,俺都不好意思跟您说。俺姑父走得早,姑妈的身体又不是太好,常年有病,家里特别特别穷!经常都是吃完上顿没有下顿的揭不开锅。所以呢,表哥上不起学,识字不多!看在小妹俺的份上,您就多多包涵包涵他,好吗?”说老实话,俺老爸只有三兄弟,俺根本就没有姑姑。长这么大,第一次撒谎,俺羞得满面通红!两只耳朵根子都跟着发烫!
  
  “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我还是到车间慢慢教他吧!”蒋主管消了气,放下水杯向车间走去。
  
  “蒋大哥!谢谢您了!晚上俺请客!”俺不忘补充一句。
  
  晚上下班,在工业区边上的小吃店里,俺花了二十多块钱炒了两个菜,叫了两瓶啤酒,请蒋主管小小的措了一顿,才算是把事情暂且摆平。
  
  帅老乡啊!你不识字儿才是个大事儿!这个问题才真叫人头痛!
  
  在本大小姐这个“表妹”的庇护下,刘飞暂且算是安生了几天。这几天俺也总是“有意无意”的去车间,远远的“随意”观察了几下,“表哥”干起活来,按蒋主管的话说,‘吃苦耐劳!踏实肯干!不怕脏不怕累,舍得出力流汗!’还算是好样的!
  
  一星期不到,问题又来了。这次来投诉的是同一个宿舍里的室友。因为工厂住宿条件不太好,每间二十来平米的房间里都是摆了六张上下铺的小铁床,安排十二个人同住,人满为患,东西到处都摆得满当当的。听说刘飞就住在男工宿舍七号房最里面一张床的上铺。
  
  来投诉的室友叫张俊中,张俊中是浙江本地人,三十来岁,高高瘦瘦的,人相当精明!说起话来连比划带夸张:“那刘飞脏得很哎!连牙刷牙膏、香皂洗衣粉都没有的哎。来几天了,每天都是只洗澡不换洗衣服哎!衣服上难闻的味道越来越浓,越来越难闻哎!和刘飞同住在一间房,实在是再也难以呆下去了哎!”
  
  “张大哥,这么冷的天气,您先不要着急!更不要生气!待俺先了解了解再答复您,好吗?”跟张俊中说好话的时候,俺心乱如麻!当初就不该留这个叫花子进厂里!现在后悔死了!
  
  “好吧!那你要尽快帮我们解决!”张俊中很不情愿的离开了办公室。外面正在下着雨夹雪,张俊中刚跨出门就打了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打发走张俊中,俺转身就来到了男生宿舍。七号房间,俺很快就找到了刘飞他这个冤家。
  
  “刘飞,你给我出来!”俺的声音并不太大,但是明显的带着愤怒。引得那些好奇的室友们惊奇的打量着我们。
  
  工业区娱乐中心的休闲室里,俺找了一个人比较稀少的角落坐了下来。刘飞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低垂着双手,害羞的站在俺面前,等待着俺的训斥和发落。
  
  “好老乡啊!你现在都出来打工了,做工人了,怎么还保留着做叫花子的时候的那种陋习呢?难道。。。”本来想多挖苦两句的,忽然看到面前的刘飞衣衫单薄,浑身打颤,这么寒冷的天气,还赤膊着双脚,脚上连双袜子都没有穿!俺忽然什么都明白了。。。
  
  女人的心啊,都是水做的。俺立马带刘飞去了一趟市场。枕头被子,袄子夹克,毛衣毛裤,袜子和劳保鞋,甚至是内衣内裤,俺样样都帮他各买了两套。牙膏牙刷,洗衣粉和洗头膏,毛巾和沐浴露,甚至是洗澡用的塑料桶和晾衣服用的衣架俺都帮他买了。理完发洗完澡,换上新衣服,哇塞,简直就一影帝站立在俺面前!连走路的姿势都是那样的潇洒!随便一个动作都是一个POSE!
  
  送他回宿舍的时候,俺又留给了他两百块钱:“你们男工干活那么累!没有钱,不吃早餐怎能行?!”
  
  刘飞确实是个朴实之人!内心对俺的感激没有用只言片语来表达。俺看见他一个晚上都眼噙着泪花,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并一再表示要好好工作,等挣了工资一定还俺!
  
  傻瓜!俺还要你还俺么?!嘿嘿!
  
  第二天走进车间里的刘飞,把那些女工们的眼睛都亮瞎了!男工们更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真是前几天车间里那个叫花子吗?真是人看衣裳马看鞍装啊!咱实在是也该适时换套行头了!看人家,呵呵!
  
  曹总是台州人,中等身材微胖。留着后拢头带着金丝眼镜,皮鞋锃亮,西装笔挺,远看挺儒雅,近看豆腐渣。其实熟悉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一个无赖!无论什么样的供应商的货款他都敢不给都敢耍赖。
  
  老板娘从四川娘家回来了,腆着个大肚子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没说话,一脸阴沉!老板娘姓莫,四十岁多一点儿,大家都叫她莫小姐。莫小姐长得并不是太好看,矮矮胖胖的,五官也不是很精致很协调。只不过是脸上的粉扑得很厚,化的妆也比较浓,漂亮的衣服很多很时髦罢了!其实是属于很难看很吓人的那一种!在曹老板还没有发迹的时候,两人就结了婚。属于糟糠,原配!莫小姐大大小小一连生了三个女儿,听说肚子里现在怀的这个终于是个男孩,春节过后就要临产。俺突然意识到,有钱就是好!那计划生育政策其实不就是专为咱穷人制订的嘛!
  
  杨小姐比俺大两岁,是老板娘的娘家亲姐姐的亲生女儿。除了年轻一些之外,其它比她姨妈也漂亮不到哪里去。杨小姐在工厂里做采购,还兼职出纳和会计。平时目中无人高高在上,趾高气扬!其实,谁不知道她只是老板娘安插在老板身边的一个眼线罢了。
  
  老板娘回娘家这二十多天里,杨小姐确实和曹总走得很近,照顾得很好!明目张胆得早已超越了某种底线。
  
  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谁也没有想到足智多谋的老板娘,早已在她的老乡当中安排了另一条眼线。时时在幕后掌握着全部的动态,掌控着全局。
  
  期间,蒋主管的老婆打的小报告最多。那时候,蒋主管的小姨子、杨小姐、胡厂长的表妹、还有俺,我们四个人同住在同一间宿舍里。蒋主管的小姨子,由于太想念家中的小孩子,所以经常把头蒙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哭得我们大家一个个的都跟着一起难过,又不懂得怎样去劝慰她才好。就是这个喜欢想家喜欢传闲话的长舌女人,经常把大家的一举一动暗地里悄悄的打小报告给她的姐姐。然后她姐姐再添油加醋的打报告给老板娘。再说说胡厂长的表妹张小香,比俺大一岁,虽然是长得重眼双皮特别妩媚特别漂亮!而且很会穿衣服很会化妆!显得很是前卫很是时髦!但是还是比俺矮那么一点点儿。而且平时很是好吃懒做骄扬跋扈的,张扬得厉害!
  
  四个人就可以占一间宿舍,表面上是厂里给我们的特殊待遇,其实是老板娘故意这样安排的。胡厂长夫妇和蒋主管两公婆还各住一间夫妻房呢!
  
  胡厂长是老板曹总的人,在技术部设计和制作五金冲压模具。胡厂长原本就是曹总的徒弟,本地人。三十岁不到,人长得精明干瘦!头发中分,西服笔挺,皮鞋锃亮。尤其是上嘴唇喜欢留着小胡须,俺总是怀疑他是日本汉奸!或者干脆就是小日本留下的后代!
  
  你可别小瞧了那“汉奸”,每个月光基本工资就三千多块呢!人家轻轻松松干一个月,就顶我们这些普通打工的就算是不吃不喝不开销,一年半的收入还多。那时候,我们这些农民工,普遍工资都是每天六七块钱左右,而且还不一定是就一定有得保障。就算是蒋主管这样的生产管理人员,既管安排生产,又管人员安排,还管物料进出、包装发货等等等等,忙得像一个陀螺一样的人,每月工资也才五百多。
  
  春节临近,辞工请假回家过年的工人一天比一天多。工作安排不下去,生产跟不上,订单就越来越难以完成。胡厂长和蒋主管的矛盾就越来越大越来越深。两个人发展到各自的老乡两伙人,两伙人明争暗斗,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前来收款的催账的供应商也越来越多,每天都吵吵闹闹的围着门子。曹总和莫小姐都故意躲了起来,留下杨小姐疲于应付。场面几乎失控难以支撑!
  
  此时的工厂就像一个大火药桶,到处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只差一个引线人,随时一点就爆!
  
  点燃这个导火索的人是老板娘自己。腊月二十三的上午,老板娘挺着个大肚子晃到了办公室,黑着脸拨开那些前来讨账的供应商,径直走到了她侄女杨小姐面前,冷不丁甩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杨小姐的脸上:“你个死不要脸的小婊子,丢死咱莫家祖宗八辈子的人!这样的哈事儿你们都能做得出来?!死去吧!你!”老板娘这一奇怪的举动,把那些供应商都吓懵了,一个个傻傻的站在了那里,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来干啥的来了。有几个反而还劝慰老板娘不要这样子,有啥事儿可以好好商量嘛。。。
  
  那挨了打受了气的杨小姐,受到了这突如其来的惊吓,委屈的挤下了两滴眼泪,之后马上镇静了下来。她走到俺面前,猝不及防的抓住了俺的头发,伸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来:“肯定是你个贱人告的密!”
  
  两个骚婊子!你们到底这是唱的哪一出?!关本姑奶奶什么事啊?!俺愤怒的和她厮打在了一起!
  
  办公室里打起了架,车间里的工人很自然的就哄的一下子全跑了过来。她的老乡拉了偏架,胡厂长的老乡有几个看不惯,就站在了俺这边。两帮两派长久的积怨,借着这个导火索瞬间爆发!本来就有一些人唯恐天下不乱,还有一些人喜欢盲从。有趁着混乱公报私仇的,有胡乱发泄怨气的,大家瞬间就厮打成一团!
  
  叫狠声,怒吼声,叫喊声,哀嚎声,劝架声。。。从办公室到车间,乱哄哄厮打成一片!刘飞是最后一个冲向办公室的,见俺受到了欺负,像一头发怒的雄狮,像一只下山的猛虎,野兽似的拼命的和他们玩起命来!
  
  老板娘不知道被谁不小心撞倒在了地上,身子下立刻血红一片。。。在她那杀猪似的绝望的哀嚎声中流了产。
  
  不知道是哪位供应商用大哥大报告了派出所。(事后有人说是偷偷躲在人群背后的老板曹总自己给派出所打的电话。)派出所来了两次两大拨民警,才算是暂且把大家镇压,暂且控制住了场面,暂且把时态压下!
  
  老板娘被民警紧急送进了医院。
  
  浑身受伤,满脸挂彩的胡厂长、蒋主管、张俊中和刘飞,以及好几个参与打架的男工,都被一起带去了派出所。
  
  帅哥被一起带去了派出所,俺担心死了!一直泪眼巴巴的守望在派出所的大门外,急得眼泪直流!
  
  胡厂长和蒋组长他们,一个个被派出所的警察叔叔又再次狠狠的修理了一顿,然后每个人各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闹事和打群架!并各自被处罚了几百块罚款,之后就一个个的被释放了出来。
  
  刘飞由于不识字不会写字,当然不会写【保证书】了。再加上一没有钱交罚款,二没有身份证,被警察叔叔认为是故意不听教育,不知悔改的顽固分子,特殊对待,狠狠修理,剃光了头发无限期关押!
  
  刘飞被派出所关押着不放,俺又见不着面,说不上话,俺着急得泪水洗面,心乱如麻!正在这万分无奈万分危机的时刻,恰巧又收到了家中哥哥的来信,催俺回家过年,春节回家!
  
  爸、妈,女儿确实很想你们!很想回家!但是,请你们原谅不孝的女儿这一回吧!不救刘飞出来,女儿不能回家!也决不肯回家!俺怎可能只顾自己而撇下这个可怜的人不管呢?!
  
  给爸妈回了一封信,撒了一个谎!告诉他们说一是自己没有买到车票,二是工厂特别忙。明年春天,一定抽时间回去看望他们!并祝福他们身体健康!新年快乐!
  
  熬完了春节,又继续熬元宵,一直熬到了二月二龙抬头。派出所也许觉得实在是没有什么油水可榨,也许是因为关押太久反而是白白浪费了自己的粮食蚀了本,也许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反正最终还是给刘飞狠狠的训斥了一顿之后,把他给放了出来。
  
  被关押了三四十天的刘飞,精神萎靡,情绪低落!俺再一次带他去理发洗澡吃饭和换了干净衣服。
  
  去出租屋的路上,俺“不小心”牵了一下刘飞的手,这家伙像触了电似的快速把手抽了回去:“小玉妹妹,咱俩今生做兄妹就好!谈朋友绝对不可以!”
  
  “为什么?”俺的心乱成一团,砰砰直跳!
  
  “俺不配!俺只是一个要饭的,俺一无所有!而你太漂亮!太善良了!俺真的是配不上你!”听完这笨蛋的话,俺心里窃笑了!
  
  “太自卑了吧?!傻瓜!俺什么都不在乎,俺只在乎你!”俺又一次准备去牵他的手!
  
  “妹,你快松开!俺是认真的!”刘飞又一次快速的缩回了手,一脸严肃!
  
  “。。。。。。”俺心里甜蜜蜜美滋滋的,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满面羞涩双颊绯红!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爱吧,让一个人住进另一个人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