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收藏网站 新浪微博

欢迎进入江苏福源壶茶叶有限公司官网!

江苏福源壶热线:68789-8313908

联系我们
全国热线:6877-8313908

电话:0317-8313908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5630760458

地址:江苏鲁通物流旁

赏一下夏日西湖那别样红的映日荷花!.

发表时间:2017-09-27 14:25【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夏日的西湖,游人如织。此时游西湖肯定别有一番韵味!虽然螺丝厂里永远都有包装不完的螺丝,每天都累得筋疲力尽浑身酸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但是俺还是想请上半天假和帅哥一起去游一下夏日的西湖,
  赏一下夏日西湖那别样红的映日荷花!
  下午两点,俺去到刘飞所在的工地上。抬头眺望,刘飞正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顶着烈日挥汗如雨。卷扬机轰轰隆隆的吵得厉害,俺怀疑人们的心脏都能够被这破机器给震出来!
  
  “阿玉,您怎么来了?”小跑来在俺面前的刘飞腼腆的搓着双手,害羞得像个孩子。
  
  “俺咋就不能来?俺可是特意请假出来想陪你一起去逛逛西湖,看看西湖夏日那美不胜收的荷花风景的!也顺便陪你聊聊天,大家都休息一下。不行吗?”
  
  “好吧!俺这就去跟工头请假!俺也三个多月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啦!”
  
  刘飞跑步向工地办公室走去。看到他满身的汗水和肩背上晒脱的一层又一层的皮肤,俺心疼得又一次泪流满面。。。
  
  “对不起了阿玉!工头不肯批,真的不好意思!俺,俺,俺。。。”被工头臭骂了一顿拐回来后的刘飞,更像了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低着头红着脸唯唯诺诺语无伦次。。。
  
  “去上工去吧!俺不怪你!”
  
  俺扭过头,快速的跑出了工地。无人处,俺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
  
  五点半,俺跑去超市买了只炸鸡腿和一盒牛奶送去工地。那些下来吃饭的工友们都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俺,有的还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还有几个还“哈哈哈”的一脸坏笑,看得俺很不舒服很不自在!
  
  刘飞像所有的工友一样,手里拿着两个很大的馒头,端着一大碗稀面汤和一小碟菜走过来了。
  
  “嗨!帅哥!生活不错嘛!有菜有汤,可不可以一起分享啊?!”俺兴冲冲的跑过去双手帮刘飞端住了面汤。
  
  “不错个脸!还不错呢?!阿玉,您咋还没有走啊?”看到俺还在这里,刘飞一脸的惊讶!
  
  “怎么不欢迎吗?很讨厌,是吗?”
  
  “哪里啊!不是,是。。。”刘飞一急起来就开始结巴,把俺逗笑了。
  
  俺把那些工友们瞅俺笑俺的事儿给刘飞全说了,刘飞说让俺别介意,其实他们的心肠都很好,都不是坏人!
  
  刘飞的菜碗里只有一筷头炒白菜和几块炒土豆,扒到底才看到两小片肥肉,而且菜里似乎也没有放几滴油。俺夹了一小口尝了尝,淡撇流水的根本就没有啥好滋味!俺整天嚷嚷着螺丝厂里的伙食差,没想到这工地上的伙食更差!
  
  刘飞却大口大口的吃得津津有味!“比起俺要饭的日子来,这胜得过过年啊!”刘飞说。
  
  俺突然把炸鸡腿塞进刘飞口中,又迅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就大笑着拔腿跑开的时候,这家伙半张着嘴巴呆愣愣的愣在了那里,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半天都没有省过劲来。。。呵呵!
  
  过了马路,俺挥手给了刘飞一个飞吻。拜拜,帅哥!俺心里想着,如果运气好的话最好能够赶上最近一趟开往工业区的公交巴士,能够赶回螺丝厂加两三个钟头的晚班,还能挣回一块五毛钱呢!
  
  然而,巴士站上俺却碰到了一个熟人。本想低一下头假装没看见绕过去的,谁料到那人偏偏一下子叫住了俺:“哎呀阿玉!怎么是你呀?!你现在过得还好吗?在哪儿工作啊?”
  
  叫俺名字同俺打招呼的人是张俊中,就是那个和刘飞住在同一个宿舍里,曾经投诉刘飞身上味道难闻的那个高高瘦瘦三十来岁的当地人,他给俺的印象是吃苦耐劳踏实肯干,做人还算可以!此时张俊中左手提着一个旧鱼皮袋,右手拿着一个铁丝钩子,正在巴士站附近到处捡拾人们丢弃的空饮料瓶子,废纸皮等等那些垃圾废品呢。
  
  “哦张大哥!怎么是你呀!俺过得还是那个老样子。现在在咱们以前那个工业区东南角倒数第二家的那个螺丝厂里做包装工!有空请过去玩!”和张俊中说话的时候俺一直是非常客气。
  
  “还是你们有文化的人好找工作哎!不像我到处找不到工作只能捡废品捡垃圾哎,一天到晚也捡不到几个钱哎!呵呵!”张俊中羡慕的看着俺好像快要哭了似的。俺一个高中生也叫有文化?这不是说笑话嘛!但是又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阿玉啊,你们那间厂子还招收工人吗?你可不可以帮我介绍一下?唉。。。一家老小五六张嘴等着我一个人找吃的哎,找不到一份工作也不是个办法哎!”张俊中唉声叹气的继续说。
  
  “俺在的那间厂子现在已经不招工了。不过俺表哥刘飞就在前面不远处的一家建筑工地上,他们那里好像招工,俺也不太确定,张大哥如果你不怕苦不怕累不嫌他们伙食差的话,俺这就带你去问问。”
  
  “好好好,我绝对不怕苦不怕累不嫌伙食差哎,真的哎!您这就带我去!我谢谢您啦!谢谢您啦!”张俊中提着袋子,说了一路上的千恩万谢的感谢话,说得俺都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了!
  
  刘飞去找了工头,和工头说了一大堆的好话,总算是把张俊中安排在了工地上和刘飞一样做了一名小工。待刘飞收了工送俺回螺丝厂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俺心里甜滋滋的!嘿嘿!
  
  俺和刘飞商量好,等秋天凉快了,就八月十五中秋节吧,一起回一趟老家去见一见俺爸爸妈妈。再求俺哥哥帮刘飞上个户口办个身份证。丑媳妇迟早是必须要得见公婆的!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早晚是躲不过去的。。。
  
  俺和刘飞掰着指头算日期,算各自身上已经积攒了多少体己钱,算到时候回家给爸爸妈妈和哥哥嫂子以及侄子各买什么礼物。算到时候怎样应付爸爸妈妈的怒火和家人的反对。。。唉!愁死了!越是临近回家的日子,心里越忐忑,越不安,越着急!
  
  正在这万分关键的节骨眼上的时候,偏偏出了事儿!出了大事儿!
  
  七月十三号下午,刘飞他们所在的建筑工地上出了事故。两三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大楼早就有点儿歪,最高层和地基倾斜有八九厘米,但是包工头说这很正常,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呢!他还说他们在老家的时候跟村里盖小学,两层楼歪了十三厘米,校长也没有说要求他们拆了重盖;另一种说法是工地上用的水泥、砂子和石子比例不对,偷工减料水泥兑少了;还有一种说法是他们技术和管理都不行,工人又蛮干,浇筑的大梁还没有完全凝结坚固,他们就拆支架板那些了。。。总之是有一根刚刚浇筑不久的大梁塌垮了。刘飞本来就有点儿外行,跟俺这个更外行说,根本就说不清楚。不过塌伤了两个人,当场还塌死了一个倒是真的。
  
  塌死那人不是别人,偏偏就是张俊中。妈呀!吓死俺了,刘飞和俺内心都十分愧疚!不是说俺们和张俊中交情有多好感情有多深,主要是他的这份工作是俺们给他介绍的。后悔死了!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当初就算是打死俺们,俺们也决不会去发这个善心管这个闲事做这个好人的!唉。。。有时候,好心也能办成坏事儿!
  
  张俊中的老婆、堂弟和舅舅三个人作为家属前来处理后事儿。他们满口台州话,一个个哭成了泪人儿!尤其是张俊中的老婆,抱着张俊中的尸体哭晕过去一次又一次,哭断气了一回又一回。。。哭得俺和刘飞心里都酸酸地,都很难过都眼睛红红的都落了泪。。。
  
  他堂弟断断续续的告诉大家,原来是张俊中的父亲去年才过世,而他的母亲已经中风五六年了,整天卧床不起;老婆身体也不太好常年有病;三个孩子两个大一点的是女儿,都还在读小学,经常是连几十元的学杂费都交不起!儿子刚满两岁连走路都还不是很硬邦呢。如今家里失去了这唯一的顶梁柱,唉,往后的日子里叫他们咋办呢?
  
  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艰苦谈判和协商,工地上总算答应照顾性的一次赔偿他们两万一千元了事。但是他们的家属必须在协议书上签字,表示从此与工地再无任何瓜葛。张俊中的家属们他们妥协了!
  
  张俊中的家属们临走的时候,俺和刘飞送他们到了杭州汽车站。在推推让让中,俺和刘飞硬塞给了张俊中他老婆一千块钱聊表心意。感谢的话儿他们说了一火车。同是天涯沦落人,张大嫂你们就不要太客气了好不好?!汽车渐渐远去了,张俊中的老婆含着眼泪一直在和俺们摆手告别。。。
  
  “帅哥,工地上太危险了!咱还是辞工干别的算了吧!好吗?”回来的路上俺劝刘飞。
  
  “辞工是可以,但是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能去干什么?关键是俺没有身份证啊!”刘飞显得愁眉苦脸的相当无可奈何。
  
  是啊,接下来怎么办?船到桥头自然直,帅哥咱先别想那么多,还是慢慢熬吧!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熬一天算一天!
  
  (四)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