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收藏网站 新浪微博

欢迎进入江苏福源壶茶叶有限公司官网!

江苏福源壶热线:68789-8313908

联系我们
全国热线:6877-8313908

电话:0317-8313908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5630760458

地址:江苏鲁通物流旁

离中秋节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发表时间:2017-09-27 14:27【

 
  
  秋天来了,天气渐渐的变得越来越凉爽。整个江南,尤其是杭州,更尤其是西湖,到处是一片桂花的香味飘香,飘香,飘飘香!香得连工业区里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桂花幽香。。。
  离中秋节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俺的心中比刘飞更忐忑,更着急,更害怕,也更归心似箭!只要是有一点点儿小空闲,俺就和刘飞一起去市里面不厌其烦的逛超市,期望用最最少的钱能够给爸爸妈妈买到更多更好更超值更称心的礼物! 
  
  那天下午,刘飞满头大汗的在前面扛着俺们的大旅行包,里面装着的全是给爸爸妈妈他们买的礼品。俺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双腿酸痛像灌了铅似的,实在是累得走不动。
  
  “帅哥,咱放下来歇一会儿行不行?等一会儿咱坐公交车算了,俺实在是走不动了!”俺央求刘飞。
  
  “好吧,等一下你坐公交车先前面回去,俺扛着袋子随后马上就赶回去。反正没有几站路了,没有必要俺也浪费那几毛钱。”刘飞放下旅行包,把俺刚才喝剩下那半瓶矿泉水递了过来了。
  
  “小抠,小抠,世界第一小抠!哈哈哈哈!”俺骂刘飞就是一个十足的小抠!撒娇归撒娇,俺还是用手帕帮刘飞擦去了满脸上的汗。
  
  刘飞十分紧张的推开了俺,警惕的向四下张望,脸红红的生怕别人看见了似的。哈哈哈哈!
  
  “嗨!阿玉,刘飞!别脸红,早看见是你们啦!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呢?!你们可是稀客啊!现在在哪儿工作?过得好吗?什么时候结婚?到时候一定要记得请老哥喝酒啊!走走走走,今天既然碰见了一定得上屋里坐。今晚咱不醉不休!”说话的不是别人,而是以前那家五金厂的主管蒋大海。此时的蒋大海一边连珠炮似的和俺们吆喝着,一边踩着一辆三轮车从马路对面快速的踩了过来。
  
  “哎呦!是您呀蔣大哥!吓死宝宝了!您看您这身体不是棒棒的好好的嘛!怎么就担心再也见不着俺们了呢?!再说了,您要是走了嫂子可咋办,那么漂亮您会舍得吗?!还有啊,俺们都才这么小离结婚还远着呢!如果真要是有那么一天的话,谁都不请也必须得请咱蒋大哥!”俺和蒋大海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刘飞搓着双手站在一边“嘿嘿嘿嘿”的傻笑。
  
  “小姑娘,这么快就学会了耍贫嘴学会了会说话啊!哈哈哈哈!”
  
  “还不是跟大哥您学的嘛?!咋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哈哈哈哈!”
  
  说话间,蒋大哥告诉俺,曹总那间五金厂自从那次打架之后就彻底关门倒闭了。蒋大哥和老婆多次在外找工作,一直不好找,而且也真是没有特别合适他们的。所以就在前面不远处这间城中村的路口开了这家小卖铺,卖些糖烟酒饮料,牙膏牙刷洗衣粉这些生活用品之类的。虽然收入没有以前高,但是还算过得去。是啊,还是蒋大哥说得对,有时候知足常乐就是幸福!呵呵!
  
  既然碰见了,而且又不远,那就过去坐坐吧,耽误几分钟权当是休息。
  
  蔣大嫂还是既如以往的热情!又是让俺们吃糖吃瓜子,又是让俺们喝饮料,还指派蒋大哥去水果市场给俺们买水果。蒋大哥则是指派蔣大嫂快去菜市场上买肉买菜,今晚一定要与俺们一醉方休!两公婆热情得很,俺和刘飞拦都拦不住。不知道走好还是不走好?
  
  正犹豫间,六七个人,有的带着墨镜,有的敞着胸脯,明显打扮得流里流气的家伙来到了柜台前:“老板,老板,老板呢?”领头的一只脚翘在板凳上,一只手用手中的折叠扇狠狠地击打着台面。
  
  蒋大哥吓得哆哆嗦嗦两腿打颤,赶紧拆包好烟凑了上去:“几位大哥!您们需要啥子嘛只管说,兄弟我一切照办就是啦,来来来,抽烟抽烟,喝水喝水,把烟点上,把烟点上!”
  
  “哥们现在手头有点儿紧,需要借你一千块钱用来花花。识相点,别废话,给还是不给?你就一句话!”那领头的一边吐着烟圈一边恶狠狠的说。
  
  “大哥,前几天不是刚刚孝敬您老五百元嘛?!咱这是小本生意,赚得本来就不多,再加上工商税务,这费那费的确实是很不容易!您看您能不能高抬贵手。。。”
  
  “啪”一个响亮的耳刮子狠狠地打在了蒋大哥的脸上:“妈的,五百元够个屁用啊?!早就花光了!你小子不容易,老子们容易吗?各个都像你这样,老子们还怎么混呀?!嗯?!说过了你就一句话,很想找死是吧?”
  
  “大哥!我绝对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现在手头确实没得那么多,您老大家先坐一哈,先坐一哈!我这就去跟您想办法!”
  
  “妈的,叫你耍花招!”不等蒋大哥说完话,领头的狠狠飞起一脚就把蒋大哥踹趴在地上。蒋大哥牙齿被磕在地上,顿时满嘴流血,连努几下力还是爬不起来。
  
  “太欺负人了!”只听得一声低沉的怒吼,早已把拳头握得“咯咯”响,牙齿咬得“嘣嘣嘣”的刘飞,冲上前去对准那领头人的后背,也是狠狠的一脚!
  
  “妈呀!”“噗咚”一声,那领头人趴在地上嚎叫起来,无论怎样挣扎再也爬不起来。
  
  “妈的,叫你多管闲事!”“杀死他!杀死他!”叫骂声中,另外的五六个人一起向刘飞扑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刘飞随手抡起一根板凳就和他们拼起命来。还好,只用不到三几个回合,那帮乌合之众就被刘飞打得落花流水哭爹叫娘!他们搀起那个领头的,灰溜溜的走掉了。
  
  蔣大嫂和俺都被吓哭了。俺骂刘飞你也太不懂事了!你今天这样逞能,虽然占了一时上风,但是,以后他们来做更大的报复,那可咋办啊?你这不是害了蒋大哥吗?
  
  “害什么害?!今天幸好有你们来!多亏了刘飞兄弟啦!我早就想出出这口恶气啦,只怪自己没有兄弟的这身功夫这个本事!呸!”被大家扶起来的蒋大哥,一边说一边吐出一口鲜血。
  
  “不好意思啦,阿玉,刘飞!哥连累了你们了!哥暂时也请不成你们喝酒啦,有机会一定补上!你们赶紧走吧!别再生出什么祸端来,哥自己倒霉也就算了,但是坚决不能再连累了你们!对不起!对不起!咱兄弟们后会有期!你们赶紧走吧!赶紧走吧!”蒋大哥鼻涕眼泪和鲜血一大把。
  
  “老婆,我们也赶紧收拾收拾回老家吧!能带走的东西带走,不能带走的东西咱什么都不要啦!生命才是第一,一生平安才是最重要的!”蒋大哥捂着嘴巴对蔣大嫂交待着。
  
  看着蒋大哥们难过的样子,走的时候俺和刘飞都很难过!拜拜了!蒋大哥!蔣大嫂!多多保重,后会有期!
  
  回来的路上,俺问刘飞:“帅哥,你伤着了没有?”
  
  “怎么会呢?!就算是再多几个俺都不怕他们!你不知道沧州,那可是武术之乡啊!俺从小就在那儿要饭长大,一直要到十多岁才离开。俺自幼受到武术的熏陶,俺练过!”
  
  “不吹牛能死吗?!你就使劲吹吧你!”
  
  “俺真的没有吹牛!俺也是真的不怕他们!”
  
  “吓死宝宝了!刚才你真不怕?”
  
  “真不怕!这世界上从来就是邪不压正!邪不压正!大小姐你懂不?”
  
  “呵呵,邪不压正,俺不懂!看来帅哥是真长姿势了是吧?!哈哈哈哈!讨厌!你踩住人家的高跟鞋啦!哈哈哈哈!”
  
  蒋大哥们后来怎么样了?说老实话,二十多年了,从来就没有消息,从来就没有见过。俺们也正想知道他们的下落呢!如果刚好有认识的朋友,拜托大家联系一下!告诉他们,他们还欠俺们一顿酒呢!呵呵!在此先谢谢朋友们啦!
  
  (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