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收藏网站 新浪微博

欢迎进入江苏福源壶茶叶有限公司官网!

江苏福源壶热线:68789-8313908

联系我们
全国热线:6877-8313908

电话:0317-8313908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5630760458

地址:江苏鲁通物流旁

刘飞放下袋子执意要帮两位老人家

发表时间:2017-09-27 14:28【

 
  
  那个年代,中秋节还不算是国家法定假日。坐车回家也没有春节那么人多那么挤。火车徐徐停在了郑州站,到了,帅哥!咱们赶紧下车转乘回咱县城的长途汽车吧。
  刘飞放下袋子执意要帮两位老人家
  郑州火车站可真大啊!铁轨一道挨着一道排列着一眼望不到边,就像是那铁道的海洋!俺和扛着大旅行包的刘飞正朝着汽车站的方向走着,忽然一个大伯大妈怯生生的拦在了俺们的面前:“大侄子,好闺女!俺们老两口是南阳人,准备去浙江看儿子,昨晚在这儿转火车,钱包被小偷偷了,俺们老了是俩‘出洞迷’,求求您们帮俺给俺儿子打个电话好吗?”
  
  “快走,快走,不要理他们!现在这种骗子很多。”俺催促刘飞。
  
  “俺看他们不像是骗子!”。
  
  “好吧!就你心软心肠好!”俺撅着嘴数落他。
  
  原来两位老人的儿子真是浙江平湖市奥奔箱包有限公司的老板常先生。
  
  “大伯大妈,您儿子的公司生产的箱包很不错!在全国都很有名,俺早就听说过!0573 85633362这个号码俺已经替您打通了。另外就是俺已经帮您们重新买好了车票,您们只管去坐车,您儿子会在车站接您们呐!”刘飞送给了两位老人两张车票和五十元钱,并且一直把两位老人送到了进站口。两位老人流着感激的泪水,一直在说:“谢谢!谢谢!谢谢啊!”
  
  县城汽车站广场上,“胡辣汤,油烙馍,热的便宜卖了。。。”的吆喝声还是那么那么的亲切!俺却内心忐忑,哭了。是的,这一年多俺都做了些什么啊?!
  
  贸然带刘飞进家门,那是绝对的不行。俺得想想办法。
  
  “帅哥!先暂时委屈你一下,你暂且先住在这家小旅社里面。待俺先行回家打探打探家中的情况,再来接你!你看可以吗?”
  
  “好吧!大小姐,俺刘飞啥时候什么事儿不是完全听你的?!”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哈哈哈哈!又踩着人家高跟鞋啦!讨厌!”
  
  俺正要下旅社楼梯的时候,一抬头,猛地一下愣住了。俺面前不远处那对情侣,他们也太那个啦!大庭广众之下视若无人搂搂抱抱唧唧我我,看他们缠缠绵绵的那个样子,好恶心!哎呦,那个男的背影怎么那么的好生面熟呢?!对!一定是他肯定是他!
  
  “哥——”俺故意把长腔拉得好长,而且还故意提了个声调拐了个弯儿。
  
  两个人吃惊的转过头来,没错,那男的果然就是俺哥!那女的却绝对不是俺嫂子!那女的双手捂脸“噔噔噔噔”的快速下楼去了。俺哥哥红着脸怯生生的来到了俺面前:“小玉!怎么是你?你可算是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打一声招呼,哥也好去接你呀!爸妈还有咱们全家都想死你啦!哎哎哎,怎么回来了不赶紧回家住去,住这里干什么啊?”
  
  是啊,哥哥明显这是在献殷勤讨好俺!但是,住这里干什么?俺还没有来得及先责问他呢,他却先发制人的问起了俺!俺红着脸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怎样的回答。
  
  “哦!哥知道了!里面那一位是谁?!一定是——”哥哥接着说。还坏笑着用手指了指房间里面的刘飞。
  
  “别说了,哥懂了!嘿嘿嘿嘿!”不等俺开口哥哥又说。
  
  “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是。。。”
  
  “是什么啊是?狡辩!狡辩!你就跟哥狡辩吧!哈哈哈哈!”
  
  和哥哥谈判的结果是,哥哥帮俺在爸爸妈妈面前替刘飞多说好话,俺在家人尤其是嫂子面前永远替他保密!
  
  。。。。。。
  
  大老远的就看见爸妈两个人低垂着头,无精打采的坐在院子里好像在晒太阳。
  
  “自从你出门打工后,爸妈就一直这样,妈的眼睛都快哭瞎了,这两天他们还收拾收拾包袱,正准备去杭州找你呢!”帮俺扛着旅行袋的哥哥边走边跟俺聊天。
  
  “爸,妈——俺回来啦!”刚跨进楼门,俺就大声喊。
  
  “哎呦呦妈的乖宝宝!你可算是知道想妈了,你可算是知道回来了!快让妈好好看看!瘦多了!瘦多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快步迎上来紧紧搂住俺的老妈,禁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老爸也颤巍巍的站起来急忙走到俺跟前,老泪纵横,嘴巴一翕一合的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爸,妈!小玉回都回来了,应该高兴才对!还哭什么?大家都不要哭了!”哥哥说。
  
  “对对对,你看俺都老糊涂了!俺的宝贝闺女走了几千里路回来,肯定是累坏了饿坏了!俺这就下厨房给俺的乖宝贝弄吃的去。乖,先坐下歇着啊,妈很快就做好了!稍等一下,很快啊!”妈妈擦擦眼泪就要去厨房。
  
  “妈——,您就别去做吃的了!俺真的是不累不渴也不饿!您就别去忙乎了!”俺拦住了妈妈。
  
  哥哥搬出来两把椅子,一把给了俺,一把他自己坐下:“俺说妈啊,既然妹妹说了不饿,那就先不要去做了!一年多没有见面了,大家先坐下来说会儿话。等一下丽萍和斌斌很快就回来了,今晚大家一块儿去外面饭店吃饭算了!”丽萍和斌斌是俺嫂子和侄儿,斌斌肯定又长高了不少吧!
  
  “对对对,去外面吃饭,去外面吃饭!呵呵!呵呵!”爸爸也坐了下来说。
  
  哥哥刚把俺和刘飞的事儿摆出来,妈妈就第一个站出来提出反对意见:“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俺这么漂亮的宝贝女儿,这么聪慧,这么有才华!什么样的好人家不能嫁?为啥偏偏要去嫁给一个没家没业没有户口的要饭的?!你们说这是为啥啊?啊?”
  
  “妈——,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俺就哭啦!而且哭得一塌糊涂稀里哗啦。。。
  
  “好啦!好啦!小玉不哭啦,小玉不哭啦!只要是不偷人家不抢人家,要饭有啥不好?!刘秀皇帝还要过饭呢!再说朱元璋也是一个要饭的,最后还不是做了皇帝?!只要是咱小玉自己喜欢的,人只要是争气有志气,做什么的都好!做什么的都好!呵呵!呵呵!”爸爸哄俺替俺说话替俺解了围!
  
  哥哥也在旁边帮腔作势的替俺说了很多好话,妈妈这才消了一些气儿:“还不快去把那啥飞接回来一起吃饭,还愣在这里干嘛?!”
  
  “嗨!绝对尊从老妈命令!俺这就去也!”哥哥做了个鬼脸跨上摩托车一溜烟去旅社接刘飞去了。俺这才破涕为笑!呵呵!
  
  “慢点啊!一路上慢点!快三十岁的人了,也没个正形!”妈妈埋怨哥哥。
  
  饭店里餐桌上,大家对刘飞客气得不得了!刘飞却羞涩腼腆得像一个小女孩似的,脸红红的不敢怎么说话。从爸爸妈妈哥哥嫂子大家偷偷伸大拇指,暗暗相互使眼色夸奖微笑的表情来看,刘飞是被家人认可接受了!呵呵!
  
  俺心里终于吃了颗定心丸,像喝了蜜似的!
  
  哥哥趁着单位出差的机会,带着刘飞的照片,悄悄去了趟河北。从沧州,承德,唐山,保定到邯郸,再到河南的安阳、鹤壁、新乡和焦作。。。沿着刘飞小时候要饭走过的足迹,沿途寻访了整整一遍。乡亲们都还夸奖刘飞惦记刘飞问候刘飞呢!确信刘飞的确没有撒谎,的确没有问题!于是俺又知道了另外一个传奇故事:
  
  十多年前,在那极度饥饿的灾荒年代里,渤海沧州,有一位善良的大姐,自己还奶着孩子呢!但是,她依然靠吃树叶啃树皮挖草根,省出来了自己那仅有的一点点口粮,救活了一个几乎冻饿死在寒冷风雪中的少年!这个七八岁的少年就是当年在四处流浪讨饭的孤儿刘飞。从此刘飞人生记忆中有了头一次洗澡,与大姐一家人相依为命!
  
  然而,好景不长。夏日里一个狂风暴雨天,无情的雷电击死了姐姐的丈夫。只剩下刘飞和姐姐以及姐姐一岁多的儿子——虎子,三个人相依为命。期间可怜的姐姐为了生病的刘飞,受尽了医生的凌辱与蹂躏!姐姐好不容易改嫁了新姐夫。又是好景不长,新姐夫因为别人胡乱撒播姐姐的流言蜚语,而与人打斗瞬间丧失了性命。唉,新姐夫又为大家撇下了一个更为幼小的孤儿晖晖!
  
  无可奈何里,姐姐带着刘飞、虎子和晖晖住进了潴龙河岸边一个废弃的窑洞里。在潴龙河两岸一起乞讨过活。苍天啊,苍天!苍天他并没有放过苦命的姐姐!山雨连降,洪水暴涨,当刘飞还被洪水阻隔在河对岸要饭的时候,窑洞洞口塌了,死死封住了窑洞。虎子被活活的饿死了。善良的姐姐在临死前,咬开了自己的血脉对准了晖晖的嘴巴,晖晖活了下来!
  
  这简直就是一部非常非常悲催的电视剧!俺十分心疼那晖晖最后到底哪里去了?“养不活,无可奈何在承德俺把晖晖送人了!再也找不回来了。。。”提起晖晖,刘飞异常悔恨,悲痛欲绝呜咽流泪,痛哭不止!
  
  哥哥托朋友的朋友很快就帮刘飞上了户口办理了身份证。遵从家里人的安排,哥哥又四处托人才把俺安排在县百货商场做了一名营业员,把刘飞安排在县机械厂做了一名临时工。呵呵!有哥哥真好!
  
  (六)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寒来暑往,冬去春来。转眼间一两年可就晃悠过去了。全家人对刘飞这个未来的新姑爷,那是绝对相当的满意!妈妈更是逢人就夸,逢人就竖大拇指!斌斌这个小淘气就更是那个了,自己的爸爸妈妈都不肯要,只要一有机会就粘着刘飞!害得俺这个当亲姑姑的都嫉妒不已!哈哈!斌斌,好你个小鬼!
  
  爸爸妈妈和哥哥嫂子大家商量好了,决定把俺和刘飞结婚的日子就定在这个国庆佳期!俺心里美滋滋的甜蜜死了!刘飞更是激动得在无人处把俺抱了起来,转啊转,转啊转,转得俺头都晕晕的。。。“俺就是要带你一起飞,一起飞,一起飞——”刘飞兴奋地扯着嗓子,幸福都把俺们给兴奋晕了!哈哈!
  
  谁承想,俺高兴得太早了。一场滔天大祸和不幸正悄悄地向俺家袭来。。。
  
  9月11号,也就是教师节的第二天。眼看离国庆节越来越近了,爸爸妈妈满县城里帮俺仔仔细细的挑选着家具,生怕俺有一点点儿不称心一点点儿不如意!中午回家累得连饭都懒得做,偏偏在这个时候两个警察来到了俺家里:“两位老人家看后请不要激动!仔细看看照片上这个女同志是不是你们的家人?”
  
  “哎呀!乖乖呀——”看了一眼照片的爸爸妈妈当场昏迷不醒,晕了过去!
  
  原来是俺嫂子不知被哪个歹人掐死后,沉尸郊区水库。
  
  斌斌哭着喊着吵着要妈妈,哥哥更是悲痛欲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得死去活来。。。嫂子的娘家妈妈、姐姐和外婆那些亲人们也是哭得撕心裂肺,悲痛难忍!失去亲人的无限悲痛,使他们流尽了哀伤的泪水。。。俺和刘飞的鼻子都酸酸的,回想和嫂子这么多年的深厚感情,俺泪如雨下。。。俺心里狠狠的诅咒着那个凶徒,如果有一天被抓到了,定要将他粉身碎骨碎尸万段!
  
  医院里,抢救了两天两夜的爸爸妈妈才分别刚刚苏醒,谁料想得到更大的打击接踵而来!公安局来了几名刑警,把俺哥哥铐起来带走了!原来案子很快就被破出来了,哥哥就是凶手!
  
  哥哥被判处了死刑!
  
  爸爸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走到公路边都摸不回来了。。。而妈妈则中了风,瘫痪在床不会说话,控制不了自己的大小便,浑身失去了知觉,变成了一个可怜巴巴的植物人!
  
  俺彻底崩溃了!
  
  “刘飞,说实话,你还愿意和俺在一起吗?俺不想连累你,你走吧!俺不怪你!”
  
  “阿玉!看你说的什么话?!说好的一辈子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你把俺刘飞看成了什么人了?!”
  
  “你说这话是内心话?真的?”
  
  “绝对内心话!真的!”
  
  俺扑在刘飞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爸爸妈妈被俺和刘飞精心调理细心伺候得很好!三年后,俺和刘飞有了自己的儿子‘恩恩’。开始读一年级了的斌斌很喜欢恩恩,每天放学回来都一定要抱一抱他。恩恩三岁的时候,爸爸撇下俺们去世了!俺和刘飞悲痛欲绝,伤心痛哭了很久很久。。。恩恩九岁的时候,妈妈也狠心的离开了俺们!亲爱的妈妈呀!您让俺和刘飞的心都碎了,眼泪都哭干了。。。
  
  是啊,转眼一十二年了!俺和刘飞债台高筑,又都没有工作,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