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收藏网站 新浪微博

欢迎进入江苏福源壶茶叶有限公司官网!

江苏福源壶热线:68789-8313908

联系我们
全国热线:6877-8313908

电话:0317-8313908

联系人:伍先生

手机:15630760458

地址:江苏鲁通物流旁

删除了你们我的心总会掠过一丝丝的疼痛!

发表时间:2017-09-27 14:34【

 
  我上网初的一年左右内就那么幼稚而疯狂过,不过这篇日志的后来我是成熟而理智了,不再也不敢寄情网络了,现在我长期能那么心静如水的隐身,那么孤芳自赏的写空间,别人总以为我有那么一些红颜知己,其实都仅限于空间交流,仅仅喜爱分享生活的文字,我一直都说我很少QQ聊天,极少私聊,所以即使在我空间的常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对方的性别,姓字名谁家居何方!我一直敢于用文字解剖自己的过往,不在乎任谁评说!只有敢于直面过去的人,或许才能更好的走好以后吧...
  
  ----------------------2015.7.23
  
  忽然对这个网络世界很失望,偶尔上线下下棋偷偷菜也喜欢隐身了...
  
  申请这QQ号一年零两个多月了,曾经的激情,曾经的狂热,还有曾经的记忆;煎熬伴随着辛酸,孤独伴随着多少无眠的午夜!我还能找回当初的我吗?我还是当初的我吗?我还能像一年多前有份守着阿秀时的那份安静和祥和吗?
  
  我一直在设想,当初没有申请这QQ号,和阿秀分开的那几天,我不沉迷和小语的聊天,是不是会觉察到阿秀的变化?如果对阿秀再多一些关爱和呵护,是不是可以改变她的想法?那时我每天都有几次电话打给她的,可是偏偏就在我初学上网那两天和小语黏糊,我就没有打电话给她;结果一切都改变了!一年多的时间只是弹指间,当我今天翻阅空间的《随笔(1)》,再次想她,我们还有联系,可是距离越来越远,再也找不回当初的甜蜜,就是那份伤痛,也麻木得没有了知觉。可是我的心会去记忆的,记忆她对我的好!当我孑然一身流浪于红尘,心灵深处总有她温暖着我的。有人曾说过,只要曾经拥有,何必在乎天长地久,我是无奈的懂了...
  
  网友小语是浙江丽水的,是我的第一个聊天的网友;对她我是满含怨艾的,和阿秀分开后我心灰意冷,也就把她删除了...
  
  四川德阳的超越梦想是删除的第二个网友,很多时候上线我都是望眼欲穿的找她,看见她的头像呈现出彩色我就怦然心动,可能就是网恋的情结吧;阿秀走后,那时的我需要倾诉对象的,她传递过来的文字质朴清新...有一天晚上她好像心情不怎么好,执意叫我去视频;我特意去了网吧,她看到了我,我却不能看到她...再后来,我们开始淡薄,在线偶尔看见她的时候,我的心开始觉得累,我知道不能再在心里纠结了,删了她吧?
  
  有人说过治疗失恋的最好方式是转移自己的情感,尽快选择重新投入;缘份天空无疑是我抓住的救命稻草。开始我们聊得很随意,见面打打招呼,偶尔聊聊,她是重庆万州的,在东莞开了个小服装店;我是没有想过的,和她有什么瓜葛的。想想嘛,我在浙江她在广东,就是有一天彼此都在老家,也离得太远,怎么也走不到到万州去啊?有一天她忽然对我说,她一篇篇看了我所有的空间日志,她说她其实是单身,谈个男朋友不疼她又好赌,分了;她不介意我有个孩子的。我怎么一下晕了呢?她把她照片彩信发给了我,我和她开始了电话联系...
  
  失恋过后的我重新开始点燃了旺盛的激情,生活再次向我绽放笑脸。我和她每天都是好几次电话,很多时候她把我电话拨通一下,我就知道她有空,我就打过去,一个多小时的聊,两个多小时的时候也多,两个多月下来,至少也是500多的花费;她总问我:心疼你的花费吗?我总是豪情满怀信誓旦旦的回:追一个女人电话费都舍不得,这个女人还能跟他吗?有好几次下雨,在电话亭衣服都淋湿了,我对她说为她是值得的...
  
  网络的花朵绽放得如此之美,是否结出硕硕的果?我叫她来温州,她叫我去东莞,相持不下,最后约好回成都见面;她的生意不是多好,她开始转让她的服装店,我这里也计划着辞工。2009年的11月3号我回到老家,我给她发短信,我问她说好4号她到成都,准备得怎么样了?她说她没有准备好,几天之内不能过来...我的心开始冰凉的下沉,我开始责问她:你不知道我都辞工几千里路回家了吗?这个玩笑开大了吧?她劝我别急,她一定会过来的,有空去看看机票...
  
  我隐隐有不祥的预感,晚上睡在空荡荡的屋里睁大双眼失眠,是我给自己开了个玩笑还是她给我开了个玩笑呢?初冬的早晨有了寒意,清凉的风卷起小镇街头飘落的黄叶,空荡荡的巷尾没有一个人,我就躑躅街头感觉自己要发疯了...
  
  想手机打电话给她,漫游,花费不多面临停机,而街头仅有的两家公话这么早也没有开门...
  删除了你们我的心总会掠过一丝丝的疼痛!
  两三天后她去看了机票,当天走成都全价要1200元多,打折机票600多要一个星期过后,她问我怎么办?我说要全价吧,这费你过来我给报销了。她说我干嘛那么急呢?都决定要来了,何必坐全价呢?太贵了,还是一个星期见面吧?...
  
  后来呢?后来她终于来了。在成都双流机场接到她,天色太晚已经没有直达老家的车了,我只好带她坐车到简阳县城,又打个摩托车,回到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也就在接到她的时候,她的手机一直在响,是她的老公打的...
  
  真好笑,居然有老公,她说是要离婚的,那就是说还没有离?如果我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我会那么盲目的这样回来吗?我觉得自己幼稚‘瓜‘,还厌恶自己到了极点...
  
  再后来,我更是麻木了,她逛街看到一件衣服和鞋子可以,买吧?不就是那么点钱吗?只是我不愿意知道她希望我掏钱给她买,那样的话违背了我给她花费的初衷;还有就是,我母亲给阿秀编织了一件新毛衣,桃红色的,很漂亮,既然身边没有女人我留着也没有用,也给她吧...还记得她穿上的一瞬间,衬托出婀娜的身姿,竟合身得好像专门为她量身定做,她流露出欣喜的表情却怎么让我不舒服呢?
  
  她要我送她回万州,我说不去;她开始固执,我想算了,就是多花点几百的车费吗?万州我还没有去过,送就送吧。我是不知道万州的出租车那么黑的,叫价不打表,走的那晚在万州南门车站,她还是送我,她面色凝重看不出哀乐,我还是有些动情的搂了搂她,对她说:这一别或许今生无缘再见,保重吧!她还是说,过几天她会回来找我的...鬼话,谁信呢?
  
  蜷缩在夜晚的火车上,我疲惫,满心苍凉,浑身虚弱得像棉花;手机上上QQ,电也不多了,网络还是忽悠了我,怨谁?可是我是真诚的----那么真诚的,她为什么要欺骗我,尽管她的欺骗或许是无心的?傻瓜,你为什么要那么真实真诚的呢?
  
  不再相信网络了吗?可是我在火车上还是给网友雾里看花发了条短信,只是说去了重庆一个朋友那里,现在坐火车返回家里,发了这条短信,手机没有电也关机了。
  
  这是网络里我唯一的一次轰轰烈烈,经过这次,我醒了,也怕了;在后来的线上看见缘份天空心里有深深地无奈和心痛的,还是删了吧?------包括一切联系。但是我记得她的真实姓名魏小云,呵呵,她终究是那天边漂浮的一片云啊,飘来了又飘去了...
  
  《琐碎记忆》其实写的就是雾里看花,四川自贡的张晴,你在我空间的留言也算多,一个能干聪慧离异的好女子,你一直问我心里有没有你,现在把你删了你不能进我空间了,我想对你说我心里有你,如果可以携手的话,我可以为你痴狂的,还记得那晚我在成都华阳客运站11点多接到你,我骑着摩托车你坐在后面冷吗?还记得你在家乡的镇上盘了个漂亮的发髻,记得我送你上车你去买了两瓶营养快线,你是不知道的,我写前面的网友都是用的“她”,写到你我称谓的“你”,因为你是最让我能记住的,可是缘终不能书写我们以后的故事,我一直都在问自己,你对我还是好,我为什么把你删了呢?就是感觉你似乎追寻到了另一种幸福吗?我没有问过你,我不想问;删除你还是因为男人的自尊吗?可是我是想你的,祝福你的,只希望你过得好...
  
  删除是为了更好的记忆,
  
  我还是保存着你们的留言,那份记忆;我在网络周游一圈后,浮华散尽总是空,唯我还伤感的吟唱着昨日的老歌,谁会懂谁会听?用文字记下,留着自己的青春记忆!
  
  我说过,我不会在网络找虚无的感觉,我找的女人,但愿她是不会知道我这个空间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在这里已经把自己写太透彻了,这种透彻已经把自己剥落得一丝不挂;我从哪里来还是回到哪里去吧,而我保留的网友中,还有许多真诚的,希望你们都能安康幸福!!!

下一篇:人生即使凋谢也是壮丽的凋谢 上一篇:没有了